苏景安听了空间的变化后,犹豫道:“有没有可能,跟你今天帮原主还了欺压人的外债有关?”别的,他也想不到了。

“顾伯父,用这个,消毒。”谁知道那地上有多少细菌,那伤口里面都是腐叶甚至泥土,哪怕顾父用清水洗过,也没有擦干净。苏以安就嘿嘿的乐。

“那就两只野鸡都炖了,再给你们贴一圈饼子。”孙女这么厉害,老太太也是高兴。“我娘说了,这天底下的人,有聪明的,就有笨的,我和我娘可能都不是聪明的。”这小子,才刚刚开始,就躺平了。而不远处,就有其他逃难的人零零散散的聚集着,也没有开火的意思,似乎早就断顿了,一个个走路都摇摇晃晃的,仿佛下一刻就要倒下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