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段时间,申城的“电竞热”不断升温,成为年轻人茶余饭后的谈资。随“电竞热”而来的,还有各种主打“电竞”元素的创业风口,电竞酒店便是其中之一。

一方面,主打舒适游戏环境的电竞酒店解决了过去人们通宵上网夜宿网吧的“困境”,另一方面,它却又深陷究竟属于网吧还是酒店的争议漩涡。面对电竞酒店的一个个“满房”标识,监管的及时跟进才是保障未成年人权益的最有效途径。

近段时间,申城的“电竞热”不断升温,除了各种主打“电竞”元素的创业风口,电竞酒店也在悄然流行起来。一方面,主打舒适游戏环境的电竞酒店解决了过去人们通宵上网夜宿网吧的“困境”,另一方面,它却又深陷究竟属于网吧还是酒店的争议漩涡。面对电竞酒店的一个个“满房”标识,监管的及时跟进才是保障未成年人权益的最有效途径。

在松江大学城附近,几家新开不久的电竞酒店颇受年轻人欢迎。“竞旅电竞酒店”位于松江区广富林路上,在这座3层洋房内,共设有大床房、双人间、四人间、五人间等多种房型。记者首先进入一间四人间,进门右手边放着四台电脑以及四张电竞座椅,左手边则是两张类似大学宿舍的上下铺床铺,共4个床位,继续向内走则是房间的卫生间和浴室。与普通酒店相比,房间内没有衣柜,也没有电视机。

记者注意到,酒店专门配置了电竞座椅和机械键盘,一名店员透露,房间内的电脑配置优于网吧的平均水平,“显卡是2070的,跟网吧包间的配置差不多。”五人间除了比四人间多一台电脑外,床铺尺寸也相应变大,“上铺宽度为1.2米,下铺宽度为1.5米,最多可以睡8个人。”在每间房间的墙壁上,店方都设置了一大块木隔板用于隔音。该酒店各房间价位在每天300多元至近800元不等,其中五人间价格最高,达到798元。

除了新开设的电竞酒店外,也有一些传统酒店对原有房间进行改造后推出“电竞房”,呈现出“电竞房”与传统房间混搭的格局。记者在松江区谷阳北路的一家“易佰旅店”的前台看到,除了传统的大床房、双床房外,店方还单独设置了“电竞大床房”“电竞双人黑”等房型,电竞房定价在168元至318元不等,较同类型传统房间价格约贵50%。

据店员介绍,这家酒店开业已经有些时日,但去年夏天开始增设了电竞房这一项目,周末基本是满房状态。

不久前携程发布的报告中提到,目前国内“电竞酒店”发展最火的城市为西安、郑州、武汉、成都等,其中,西安“电竞酒店”数量最多,并已出现规模化连锁模式。而在上海,电竞酒店同样已经悄然展开枝蔓。

记者在某点评网站上搜索发现,本市共有20余家电竞主题的酒店、民宿,分别坐落于松江、静安、宝山、浦东等区,价格从一两百元一天至近千元一天不等。

在走访电竞酒店的过程中,记者多次看到3至6名男生组团入住电竞酒店的场景。正在上大二的陆同学表示,他经同学介绍后,决定入住电竞酒店体验一把。“打游戏要一群人开黑才有感觉,宿舍里晚上打游戏也不太方便,酒店里相对环境比较私密一些。”同样大学在读的郭同学则表示,他原先和同学的娱乐活动以轰趴为主,现在则改为周末到电竞酒店一起“开黑”。另一名住客梁先生称,自己过去常去网吧通宵,但在网吧椅子上睡觉既不舒服,还要担心财物被顺走,“有时候还是得再去订个酒店过夜,那时候就想过如果网吧有张床多好。”

根据携程方面提供的数据,本市电竞酒店的住客以“95后”居多,男生比例达到88.4%,周末是入住高峰期,住客平均停留时长达到34小时,高于普通商务酒店。“易佰旅店”的店员称,有顾客甚至一下订了一两个月的房间,其间基本不出门。采访中记者发现,电竞酒店的住客中,既有学生也有已经工作的人,不少人对电竞酒店的电脑配置有较高要求。在部分电竞酒店的网页上,电脑配置也作为推销噱头被置于首页上。

除了用户体验外,电竞酒店的定位目前也仍存在争议。作为一个新兴业态,电竞酒店究竟是属于酒店范畴还是网吧,其间的界限正愈发模糊。

我国现行的《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》规定了网吧营业场所需满足的相关条件,而酒店的审批开设则是根据《旅馆业治安管理办法》的相关规定。脱胎于酒店的电竞酒店,需不需取得网吧的经营许可,是否应当禁止未成年人入内?这一点也成了不少家长关心的问题。

在走访中记者发现,不同电竞酒店对未成年人的入住规定不尽相同。有电竞酒店表示持身份证的未成年人若要入住,需打电话给家中的监护人确认或前往公安机关备案。但也有电竞酒店称,未成年人只要年满十六岁,有身份证即可入住。有一家电竞酒店甚至声称,无论有没有身份证都能够入住电竞房。

就这一问题,上海市文化和旅游局相关处室负责人表示,如果场所同时符合网吧和酒店的审批条件,那么两种法规都可以适用,“但如果只是在客房内设置了一台电脑,那也不属于网吧的范畴。”他同时强调,一方面要鼓励创新,另一方面无论是否为新业态,只要存在与现有法律法规相抵触的内容,都应当予以规范,保障未成年人的权益。该负责人同时透露,相关管理部门已注意到电竞酒店这一新兴业态,正在进行相关调研工作。

上海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刘德艳认为,电竞酒店可以视作酒店行业的一个细分市场,主要与网吧争夺客源,并提供比网吧更好的服务配套。

刘德艳同时提醒,目前尚未对电竞酒店这一细分市场出台特定的管理规则,关于准入年龄的争论也比较多,电竞酒店是否支持控制力本身就较弱的青少年彻夜沉迷于游戏,在管理伦理上也值得讨论。刘德艳表示,目前多数电竞酒店不需要特殊报备,只要通过酒店审批即可开业。考虑到目前电竞酒店的体量规模,为这一细分市场出台相关的具体规定可能有一定的难度,但监管部门可以关注这一酒店新兴市场,增大检查力度,确保经营行为合法合规。而作为电竞酒店的经营者,在遵守现有规定的同时,可以尝试在醒目的地方设置一些“沉迷网络有害”的标语,尽到社会责任。

有人开玩笑说,电竞酒店的出现,让曾经“玩了睡睡了玩”的梦想化作现实。许多“过来人”想必都有过在网吧通宵的经历,从网吧到网咖再到电竞馆、电竞酒店,电竞行业的发展带动了一系列新业态的兴起,而关于这些机构是否有“鼓励沉迷游戏”嫌疑的讨论也从未停止。

在笔者看来,电竞酒店为年轻人们提供了更好的游戏环境,但这并不应当成为他们沉迷游戏的借口。与其考虑电竞酒店的出现会不会让年轻人沉迷,不如思考为何一些年轻人会执着于通宵打游戏。如果认为是环境更舒服了,电脑配置更好了而让沉迷者们终日流连电竞酒店,难免站不住脚。

在采访中,有店家表示,有顾客在电竞酒店内常住达数月之久。为何一些年轻人不愿工作、学习,而要“蜗居”在电竞酒店内?这是值得家长和社会思考的话题。让过度沉迷游戏的年轻人重燃对生活的热情,而不是一味用游戏“自我麻醉”,才是治本的药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