近日,王思聪的名字再次冲上微博热搜榜第一,但这一次与其联系起来的,不是怼天怼地的言论,也不是和明星网红的花边绯闻,而是自家的万达产业。

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,8月29日,大连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,王思聪已退出董事职务。次日,“王思聪不再担任万达集团董事”的词条便火速登上微博热搜第一。

此举也引发了外界的猜测,王思聪是否已经彻底远离万达接班人的行列,毕竟王健林曾公开表示,自己的儿子没兴趣接自己的班,“他觉得管十几万人太辛苦。”

相比较王思聪,商业圈内的另一位富二代张康阳则还走在接班的路上,去年7月,其父张近东黯然卸任苏宁易购董事长,将指挥棒交给了阿里系高管黄明端,其最后的坚持和努力,就是把儿子送上了董事的位置。

这两位商界的顶级富二代,也因为各自家族产业的兴衰变化,不经意间影响着自己的人生轨迹。

作为昔日的娱乐圈纪检委,王思聪的2022年过得并不潇洒,上半年和广大上海人民一样在家中静默,在微博上炮轰某药业之后,结果闹了个被禁言的处罚,后来干脆直接炸号。

张康阳在今年则更为艰难,今年他和父亲张近东被全球追债,在7月份还刚刚吃了场败诉官司,香港高等法院判决张康阳向一家海外银团偿还一笔2.55亿美元(约17亿元人民币)的借款。

王思聪和张康阳都有一大共同爱好,那就是对于电竞抱有极大热情,两人还都投资了国内的电竞俱乐部,并在职业赛场上都取得过不错的成绩。

其中,王思聪于2011年创立了IG俱乐部,2018年,IG英雄联盟分部夺得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军,成为首个获此殊荣的中国电竞俱乐部,在国内外都引起了巨大轰动。

苏宁控股旗下文创集团也在2016年进军了电子竞技领域,并同样选择了当时电竞专业化最强的英雄联盟项目组建SNG战队,张康阳则担任苏宁电竞俱乐部最高负责人。

在2020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上,代表中国LPL赛区参赛的苏宁战队在不被看好的情况下,最终一路杀进决赛,收获了亚军的好成绩。

不过相比较电竞,苏宁更大的成就还是来自于足球领域,这也是苏宁旗下苏宁体育产业集团最为成功的板块,2015年,苏宁全面接手原江苏国信舜天足球俱乐部,并在2020年问鼎中超联赛冠军。

此外,苏宁体育还在海外收购了意甲传统豪门国际米兰队,并由张康阳担任国际米兰俱乐部主席,2020-21赛季,国际米兰提前四轮夺得意甲冠军。

相比较张康阳,王思聪近两年已经极少在商业领域有过声音,其创立的熊猫直播于2019年正式倒闭,由于涉及一些合同纠纷,王思聪本人甚至还因此被列为被执行人。

此外,王思聪2015年在上海创办的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,也于今年4月决议解散,公司状态变更为“注销”。

尽管在张康阳的带领之下,苏宁的电竞和体育板块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但表面的热闹能够转换为多少的商业价值,又能够为母公司苏宁集团带去多少助力,这可能是一笔需要精打细算的经济账。

尤其对于资金已经捉襟见肘的苏宁来说,早就难以支撑起一些不能盈利的边缘业务。

2021年,刚刚夺得前一年中超联赛冠军的江苏苏宁足球队宣布停止运营,顶级联赛的卫冕冠军在次年就解散,这也创下了国际足坛的一桩奇闻。

仅2021年,苏宁亏损的金额就超过400亿元,名列A股市场亏损榜第一名。

体育领域的烧钱大战,苏宁早已经是难以为继,有报道称,苏宁在体育方面的投资曾一度超过200亿元,包括高价拿下欧洲顶级联赛在国内的转播权,但却迟迟没有为苏宁带来盈利。

此外压死苏宁的最后一根稻草,则是恒大地产帝国的崩塌,2017年,张近东曾化身白衣骑士,向恒大地产投资200亿元,但随着后来恒大地产一路暴跌,苏宁的200亿瞬间打了水漂。

不过让张康阳感到庆幸的是,在苏宁大举抛售体育产业的同时,由张康阳担任俱乐部主席的国际米兰却并不在出售名单里。这来源于国际米兰自身所具备的造血能力,优异的成绩为这只意甲劲旅带来了不菲的门票收入和出场费。

2019/20赛季,国际米兰收入达到了4.237亿欧元(折合成人民币29亿),这一创收水平高居意甲第2位,在全球也能排到第14位。

不过在苏宁大举撤离体育行业的同时,万达集团却开始重返足球界,2019年,万达宣布重返中国足坛,不仅接手了原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,还与大连市政府签约,支持10所小学建设校园足球基地校。

不过这些动作与王思聪本人没有太多关联,更多的可能还是来自于王健林个人的足球情怀,王思聪曾在网络上表示,搞足球的人都很傻。

王思聪并没有继承父辈对于足球的热爱,同样也没有继承老王对于商业环境的精准嗅觉,纵观其过往大张旗鼓的创业经历,都很难称得上善终。

其中影响最大的熊猫直播,其幕后的运营公司熊猫互娱四年融资约20亿,也曾风光一时,但后来却走向破产清算,在千播大战落幕之后,并没剩下一砖半瓦。

甚至于在倒闭之后,熊猫直播只算所欠的技术服务费、版权费,债务就超过了2亿。王思聪本人甚至还因为这次笔烂摊子,收到过五次限制消费令。

比起小王,老王的商业手段明显要更加老道,尤其是前几年疯狂甩卖酒店及文旅项目,曾一度让外界以为看了笑话,但如今却令人拍案叫绝。

这其中,其实还有过万达和苏宁之间的一桩历史交易,2019年,苏宁斥资27亿元购买万达百货持有的37家百货公司100%的股权。而这笔交易发生的时间点,其实正是万达大甩卖的尾声,也是苏宁大败局的前夕。

这一年,苏宁易购的账面上虽然还有近百亿的净利润,但大多数都来自于变卖股份和资产的财技,扣除这些非经常性损益,苏宁易购2019年实际的净利润为-57.1亿元,同比暴跌1488.82%。

而2019年的张康阳,则作为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历史上最年轻的主席(27岁),正式进入到了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(ECA)执行委员会中,如果身后的苏宁体育产业集团能够继续提供支持,年轻的张康阳很可能在欧洲会站上更高的位置。

但随着苏宁财务状况的恶化,张康阳已经很难再在欧洲投入更多,据意大利当地媒体报道,张康阳在今年7月告诉管理层,苏宁不会离开国际米兰,但是股东也不会再向俱乐部注资,牺牲核心球员自给自足是目前唯一的办法。

张康阳如今的处境,其实与王思聪几年前做直播资金耗尽的情况有点相似,虽然都没有迎来父辈的援助,但本质原因并不相同,一个人是不愿意往里搭钱,一个是线年,两人还有一大共同点是都不再高调地出现在社交媒体上,张康阳的微博在5月份之后就停止更新,最近的一条微博下面,还挤满了原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球员的讨薪留言。

至于王思聪,已经要彻底结束“网红小王”的故事,远离了创投圈和舆论场之后,万达大少的生活依旧朴实无华,且枯燥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